冬夜,徒步穿越法西边境,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和太阳初升的温暖(1)

当年2009年,去法国ATR实习,因为有意大利的居留,有合法身份去法国,但是去上班,那边的公司还是需要法国的签证的,所以我要去法国驻罗马大使馆办签证。于是我做出了下面的行程,

先去图卢兹(Toulouse)(ATR在图卢兹,空客总部),然后坐火车去巴萨罗那(Barcelona),实际是大巴,直线距离,但实际我走了个弯,然后从巴萨罗那飞罗马。

解释一下,因为都灵到罗马火车7个小时,有点远,然后再回都灵再绕到法国觉得麻烦,所以就先去图卢兹找房子去和办理公司需要的法国银行卡。然后图卢兹离巴萨罗那也近,开车4个多小时可到,不过那是开车,当时潜意识就以为很近,不过也还好,(从罗马回到巴萨后,做大巴我记得是7个小时回到的图卢兹,中间休息了有30分钟吧,上厕所,吃点饭,还看到了在外面闲逛的孔雀)。

上面这个图,就是具体的了,途中红线是走到市里的某个角度的尽头,然后爬山上到了盘山公路。

那为什么我到了Cerbère?这就要从一个女生说起了… 感兴趣的请看前传

上图,我早上从都灵出发,4个小时到达Ventimiglia,再到Nice,再坐了7个小时的直达火车,终于晚上到了图卢兹。

之前联系好的女生来接我,然后第二天带我去办理银行卡,第三天我被扫地出门。感兴趣的请看前传

于是我拖着行李在街上徘徊,也不知道要去哪。。因为也挺伤心,伤心伤了她的心~ 所以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城市,所以就决定当天就往巴萨罗那去。。。

我到了火车站,是在售票窗口,一个英语还算不错的法国小伙和我说,没有到巴萨罗那的票了,然后我说我去离巴萨罗那近的城市就好,反正往那边去么,于是就定了到Cerbère的票,他告诉我说”no connection” 我当时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。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…

车咣当咣当的,基本每个站都停,最后整个车厢就我一个人了。。。

我也很是疲惫,不仅因为几天来的长短途的奔波,也因为心理的空荡,情绪的低落。

火车终于到达了Cerbère,下车的一共没几个人,几乎漆黑一片,进到火车站,也是冷冷清清,当时才只是晚上19点多。于是我想买去巴塞罗那的火车,被告知今天没有了,才知道,原来图卢兹售票小伙说的”no connection”是这个意思,当时我没有多想、多问,只是想快些离开,所以尽快离开是我的目的,而到哪,到了之后我都没有去想。。

于是,我肯定是要去找个旅馆住一晚上了,走了一圈发现了旅馆,可是没有开门的。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,偶尔会碰到拿着鱼竿回家的人。

又走了一会,碰到了一个刚回家的小男孩,也就是13-14岁的年纪,我问他是否会说英语,他说会点,我就问他附近是否有旅馆,他领我走了几十米,到了大路上,然后指着一个山坡,说那上面有,我表示感谢就往山坡走去。。。

我当时想,这么晚,路上没什么人,他也不害怕,不怕我把他拐走?~ 小镇居民,特别是孩子,真是安宁,善良,和中国的农村孩子一样,当然生活质量就天差万别了~

我往山坡走,还是偶尔会遇到钓鱼的人回家,还会看到海边还有1-2个钓鱼的人影。当我最终到了山坡的旅馆的时候,发现大门紧锁,屋里和楼上都有亮灯,可是我在外面间断性的折腾了20分钟,敲门,喊了几声,也是无人应答。。

后来问了钓鱼归家的人,说要预约的,他们的关的很早,小镇也基本没什么旅游的人。。

注:小镇真的很小,数据是:一共8.18平方公里,2009年时的人口为1510人。

那我要睡在哪了呢? 当时脑子里的答案是厕所

冬夜,徒步穿越法西边境(2)-连厕所都没睡成

 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